陆丙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5200小说网www.aroseniusarkivet.org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浑身的衣裳还在滴水,几缕散发凌乱地贴在额前,不知是不是因为见到了她们,我顿时脆弱得不堪一击,脚底的疼痛越发难忍,犹如在刀尖上行走。待我一瘸一拐地挪回后院,眼底的泪水再也抑制不住夺眶而出,轻声呜咽,“好疼。”

众人一惊,这才发现我丢了鞋袜。

“怎么弄得这样狼狈!”盛青萸大惊失色,催促连枝,“快!快去给她找双鞋来。”

“不用。”谬文静挤到人前,不由分说地将我打横抱起,吓得其他人纷纷伸手接应。

与何正武不同,我生怕她一个不慎将我掉在地上,紧紧地搂着她的脖子,哀求道:“慢点慢点,我再摔一下就只能死了。”

“不会摔的!”谬文静信誓旦旦,“若摔了夫人,我切了脑袋来赔。”

“你慢点吧!别说话了!”盛青萸焦急地喊道,“小心她的脑袋!她的脚!”

好不容易顺着我指的方向进入屋内。本就不大的屋子,塞了好几个人顿时拥挤起来。谬文静小心翼翼地将我放在桌边坐下,额角已经渗出薄汗。

“夫人住在这里?”伍红燕叉着腰环顾四周,满脸的不可思议,“这也太苦了吧……”

“夫人为何不住相府了?”谬文静随声附和,“不是说大将军每日去相府哄人吗?”

“什么也没有,临时做客的吧?”伍红燕猜测着,“真要久住,不会这样寒酸。”

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揣测着,嘴上嫌弃却也不妨碍她们在屋子里四下摸索,好像十分新奇。

我好奇地看向始终一言不发的盛青萸,才发现她眼中噙着泪花。不由地心中一紧,向她牵强地扯出一抹微笑。荣府断亲的告示,我来回时已在榜上见着。只因连绵不绝的雨水压着,才没有引起轩然大波。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。但作为姻亲,相府定会第一时间向大将军府去信说明。亦或者亲自登门,以免结怨。不难想到盛青萸已经听到了我断亲的消息,也一定知道未来我不会回到大将军府了。

“夫人,药浴已经准备好了,一直等着你回来呢。”连枝从屋外进来,见到我与青萸之间凝重的气氛,好像明白了什么,体贴地说道,“洗过热水澡,换了衣服再说吧。”

我强撑着站起身来,却是寸步难捱。最后还是由谬文静将我送进了浴室。

路上,谬文静好奇地问道:“夫人为何一直戴着面纱?湿漉漉的黏着多难受啊。”

我不想吓着她,谎称自己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女生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大头和豆包

大头和豆包

余渝筱
以国乒运动员莎头为原型,并肩前行的爱情故事。大头,又狂又拽,谁都不服的小霸王,认识豆包后变成宠妻狂魔。豆包,场上是小霸王,场下是奶乎乎的豆包,能吃能睡,没心没肺,何意百炼钢,化为绕指柔
女生 连载 42万字
疯批霸总读我心后,被他按墙索吻

疯批霸总读我心后,被他按墙索吻

浅浅月月
郁念扶老太太过马路出车祸,结果穿进黑粉写的小说里面。 她是为了吃瓜没有原则的人吗? 郁念:看人真准! 面对要离婚的首富老公宿厌。 面对生病的宿老太太。 面对影帝小叔子。 面对艺术家小叔子。 面对天才学霸小叔子。 面对说自己过的很幸福的小姑子。 …… 某天,功成身就的郁念打算跑了,结果被宿厌堵床头:老婆,敢跑腿打断!
女生 连载 68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