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醉的福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5200小说网www.aroseniusarkivet.org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忽然,她闻到一股淡淡的花香,是那根黑管口红在刚才的撕扯中掉了出来。

口红的质地颜色和扶清唇上隐隐有几分相似,她强忍着情动的热烈快意,哑着声音问道:

是你对不对?挪威的酒店里是你,还有酒吧那一晚也是你?

你为什么不告诉我?殷九弱心里生出一点点怒气。

你自己不负责,还要我说?扶清惯会强词夺理,眼见着殷九弱这副难忍的模样,心底的愉悦泛滥如潮。

这女人明明她骗人,她还蛮不讲理。殷九弱心中的火焰,盖过挑战禁忌的不安感。

她猛地用力,掠过十分熟悉的某一点,惹得扶清「唔」了一声,眼角也浸出绯色的碎泪。

虽然只做过短短几次,但是殷九弱完全知道女人最受不住的地方在哪里。

把我解开,我不会逃跑的。

扶清软在床上,浓黑的眼睫湿成一咎一咎的,已然是娇弱不已的状态,却还清清冷冷地倔强道:

谁知道,你都逃了这么多年,我才不要信你。

我逃了很多年?殷九弱心里有什么一闪而过,却又因为那种绵软湿润的触感而不断走神。

谈话间,扶清止不住收缩,因着这你来我往的刺激,两人都呼吸急促,只能断断续续地半是吵架半是调情。

俄二,床头的内线电话响起,扶清瞪了殷九弱一眼,用眼神警告她不准动。

打来电话的是秋姨,说五指毛桃煲的汤已经好了,问她们什么时候下去喝汤。

再过一会儿,我们有事在聊,扶清依旧是气势万千的语气,便忽略了殷九弱的动态。

偷偷挣脱束缚,殷九弱翻身而起,弄得扶清一声惊呼,电话听筒就这么掉在地上。

秋姨拿着电话筒又喂喂喂了几句,心里觉得奇怪,又只听见对面窸窸窣窣的声音,摇摇头挂上电话,转小火继续煨汤。

殷九弱抱着扶清在大床上滚了两圈,那绵软的莹白团儿就这么在空气中划出诱人的弧度。

你总说我不记得你,可我一直在找你,是你每次都不告而别。

哼,你不记得的事情可多了,扶清白皙如玉的脸颊潮红,持续地嘴硬当中。

那扶清你行行好,提点一下我?

才不要。

你的意思是我们在更远的时候就见过?

这一下,殷九弱仔仔细细打量起扶清来,久远记忆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仙侠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长公主她不对劲

长公主她不对劲

比纯牛奶还纯
大夏最强摆烂王,要属长公主府那个天下第一的驸马爷莫林, 因为他一天只出一剑, 偏偏长公主执掌的衙门里是非多,每天有数不清来找茬的。 驸马爷出剑前,衙门里静悄悄的,老鼠路过都蹑手蹑脚的, 驸马爷出剑后,衙门顿时乱成菜市场,找茬的、寻仇的,作妖的,闹鬼的...... 洛华公主不胜其烦, 洛华公主:一天多出一剑,四仙子随你挑一个...... 驸马爷:爷不是那样的人,爷就是宠老婆,爷要出四剑......
仙侠 连载 115万字